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-> betway119 -> 正文
桂林大山深处,亘古不变的志愿者
桂林日报 2021-10-26

正在盐塘村委灵地村帮助梁玉海(右一)收割稻谷的兰元敏(左一)、吴成忠(左二)。 通讯员唐柏艳 摄

  记者手记

  你帮我我帮你,互帮互助好邻里。互帮互助在灌阳县西山瑶族同胞代代相传。而如今的西山瑶寨,很多青壮年外出务工,这种相互帮助显得尤为重要。于是,西山瑶族乡这块被红军鲜血浸渍的红色土地上,全乡94个村寨1.3万余瑶族同胞,几乎人人都是志愿者。

  汗珠从梁玉海的面庞滚落,全身的衣裤早已被汗水浸湿。当他将最后一袋稻谷扎好袋口,直起腰,这位53岁的汉子已感到十分疲惫。一旁的吴成忠夫妇、兰元敏也将装稻谷的袋子扎好口,他们擦掉脸上的汗珠,对着梁玉海会心地笑了。

  他们扛起百余斤的稻谷,沿着陡峭的山脊石板路,一步一步地往半山腰的村子移动,汗水浸湿脚下的石板。石板路两旁是金黄的稻谷,一行辛劳的人,满天的红霞,那是一幅充满乡情的风景。

  秋收时节,记者来到灌阳县西山瑶族乡盐塘村委灵地村,几位村民正在把一袋袋的稻谷放到梁玉海的晒谷坪上,溢满喜悦的笑容。

  梁玉海说,“今天我家收稻谷,老吴夫妇和兰元敏是来义务帮忙的。我家种了4亩多稻子,老婆有病,女儿上大学,儿子残疾,就我一个劳动力。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忙,我连打谷机都无法搬到田里,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把稻谷收回来。”

  老吴说,“我们村地处海洋山脉腹地,95%以上的稻田分散在山脊上,田块小,山路陡峭,无法实施机械化作业,只能靠手工种植和收割。如果不相互帮衬,每户单独种植和收割,耗费的时间长,劳动力少的家庭就会错过农时。所以我们山里人都会你帮我我帮你,大大小小的事都是相互帮衬过来的。前几天,大家也来帮我家收割稻谷。”

  灵地村里十分干净,梁大娘在义务清理村道,身影被余晖拉得很长,这已成了她的习惯。几个小孩在一棵棵高大挺拔的古红豆杉下“寻找”垃圾。背着稻谷回家的村民,清澈透底的冲沟,雪白的小洋楼,还有那一张张的笑脸……在村里走走,就能感受到村民的和睦安然。

  夕阳余晖洒在层层梯田上,勾勒出起伏壮美的画卷。两块巨大的花岗岩镶嵌在梯田中,上面清晰地刻着“洁泽”“山源清澈”六个字。这两幅石刻作品,也不知道是哪朝哪代什么人题刻的,充分体现了灵地村的淳朴清洁和文明。

  翻过一道山梁,便是下涧村委下涧村。刚入村就碰到了68岁的老党员陆俊友。他十分热情,一定要邀请记者到他家做客。

  陆俊友家很热闹,五六个自愿来帮他家收割水稻的村民说说笑笑。老陆说,他家种了七八亩水稻,这两天都有村民来帮忙收割,明天就能收割完毕。

  与一帮瑶族同胞围坐一堂,喝酒品茶扯家常,分享他们的收获与快乐,感受大山深处村民的淳朴与善良,便是记者今生最大的享受。

  谈笑间,瑶族同胞廖忠魁说,2019年秋,正值稻谷收获时节,爱人病了,急需送到桂林的医院做手术。怎么办?家里有4亩多田的稻谷要收割,还有四五十只鸡鸭要喂养。时任下涧村委党支书的陆俊友看出了廖忠魁的心思,对他说,“治病要紧,你就放心陪你爱人去看病吧。”

  廖忠魁陪妻子在医院40多天,回到家中时,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:最担心的稻谷村民帮收割回来还晾晒好了;那四五十只鸡鸭,只只健壮,房前屋后跑得正欢,屋里屋外到处干干净净。

  廖忠魁夫妇回来的第二天,75岁的邻居廖怡安还像往常一样,前来给廖忠魁打扫院子和喂鸡鸭。

  看着这一切,廖忠魁拉着廖怡安的手,哽咽着说:“我家的事让你们操心了。”

  盐塘村委副支书邓小剑说,在我们西山各个瑶族村寨,不管是大事小事,只要需要帮忙,大家都会伸出援助之手,这是我们瑶家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传统。照看小孩、喂养家禽牲畜、浇菜水、放田水……只要主人讲一声,左邻右舍都会乐意帮忙。若是村民发现垃圾杂物掉落地上,都会自觉地将垃圾杂物捡拾起来,放到路旁的垃圾桶里。春种秋收,互帮互助已成为常态。红白大事,大家更是主动帮忙。前不久,盐塘村委邓家屯瑶胞胡先友88岁的老母亲去世,全村300多人,个个到场帮忙,人人都是志愿者。

  金秋的夜晚,辛苦了一天的西山瑶乡村民早早地休息了。而记者却怎么也不能入睡,白天的见闻一遍又一遍地在脑中闪过。

  起早贪黑帮梁玉海收割稻谷的吴成忠夫妇,义务清扫村道的梁大娘,捡拾垃圾的小孩,帮廖忠魁义务喂养鸡鸭和打扫卫生40多天的廖怡安老人……(桂林日报 记者 陈张)

相关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