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-> 文明创建-> 正文
我区退役军人事务厅为烈士寻亲 让英魂归家
广西日报 2021-11-01

我区退役军人事务厅在党史学习教育中帮助烈属圆梦

  为烈士寻亲 让英魂归家

  “这场仗我们不打,就是我们的下一代要打。我们出生入死,就是为了让他们不打仗。”热映电影《长津湖》里中国志愿军战士的一席话,让许多观众红了眼眶。

  抗美援朝战争中,中国人民志愿军保家卫国,不少战士英勇牺牲,其中包括3418名广西籍烈士。战争年代由于受条件限制,大部分烈士就地安葬在异国他乡;有些安葬在国内的,也面临着档案资料缺失等情况;有些烈士亲属只知亲人牺牲,却不知其安葬地址。将烈士英魂迎接回家,成为广大烈属的强烈愿望。

  今年6月,自治区党委将“致敬英烈·为烈士寻亲”列为党史学习教育“我为群众办实事”实践活动的重点项目之一,自治区退役军人事务厅充分调动全社会力量,打通烈士寻亲路“最后一公里”,让烈士英魂早归故土安息。

  挑起大梁 主动作为

  为了做实做好寻亲工作,广西壮族自治区退役军人事务厅牵头,广西烈士陵园与广西英烈褒扬事业促进会专门成立了广西“为烈士寻亲”工作组,主要领导挂帅担任组长,厅机关相关处室和直属单位负责人担任成员。制订印发系列规范性文件,明确了寻亲的目标和方向。

  此外,设置专项工作经费,建立专项工作机制,先后奔赴柳州、防城港、贺州、来宾等地召开专题部署会……这项烈士亲属期盼已久的寻亲专项工作全面铺开。

  “由于年代原因,能保留下来的信息太少,烈属能够提供的往往只有名字和烈士证,这也是工作难有进展的原因。”广西烈士陵园相关工作人员介绍。

  档案资料不全、亲友断层,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为烈士寻亲工作实际开展起来并不顺利。

  但寻亲工作决不能就此搁浅。广西“为烈士寻亲”工作组积极搭建“三大平台”,即退役军人事务部门为主导的工作系统平台、社会力量参与的志愿服务平台、网络媒体写作的传播拓展平台,同时加强与公安、党史、档案等部门的沟通联系,进一步扩大为烈士寻亲工作的影响力。

  拓宽渠道 通力合作

  寻亲工作组根据中华英烈网和广西革命烈士名录,对收集到在朝牺牲广西籍烈士的安葬信息进行仔细筛查核对,整理烈士名单成表,再根据表中信息进行一一核实比对。

  随后,工作组兵分两路。一组负责与已有联系方式的烈士家属进行联系,完善烈士信息,并建立烈士一人一档进行专项管理;另一组负责寻找、补齐缺失家属信息的烈士档案,通过查阅相关历史资料、运用后台数据比对、档案资料分析等查找亲属线索……

  自治区党委党史学习教育领导小组充分发挥议事协调机构职能,积极争取社会各界支持配合,在公安、民政、党史研究、地方志等部门的通力协助下,在DNA比对、信息核查等技术支持下,依托网络媒体的平台与技术优势,打造“互联网+”寻亲模式。

  “用心用情用力帮助烈士亲属寻找亲人,帮助烈士回家,让更多的烈属圆梦。通过告慰、尊崇、缅怀革命英雄,弘扬爱国主义精神,激励我们坚守初心使命,把为群众办实事推深走实。”自治区退役军人厅副厅长李振华表示。

  终不言弃 寻亲有果

  2021年,对很多广西的烈士亲属来说是个值得纪念的年份。

  王朝兴烈士一家跨越半个多世纪的漫漫寻亲路,终于有了结果。他们在广西“为烈士寻亲”工作组的帮助下,经多方通力合作,在朝鲜开城志愿军烈士陵园找到了王朝兴烈士的安葬之处。

  甘焜烈士的女儿已经迈入古稀之年,找寻父亲遗骨几十年无果,今年终于得知:“甘焜烈士的遗骨在朝鲜安州陵园找到了!”老人激动地拥抱工作人员,喜极而泣。

  “我把大哥弄丢了。”这一直是家住北海的抗美援朝老兵苏锦文心中的痛,找到大哥苏锦琳的遗骨,是他毕生最大的心愿。但数十年过去,仍毫无消息……

  烈士苏锦琳遗留信息极其模糊,通过再三摸排和反复核实信息,广西“为烈士寻亲”工作组在长春市革命烈士陵园找到了其安葬地点。苏锦文感动而泣,“党和国家不放弃,终于找到大哥了!”

  ……

  截至9月15日,广西“为烈士寻亲”工作组已帮助114位烈属找到烈士安葬地,为安葬在东北三省等地的100位广西籍烈士找到亲人,另外还为安葬在区外烈士陵园的11位病故军人找到亲属。(来源:广西日报 记者:刘 莉 通讯员:刘德安 张 宇)

相关链接